www.mdlin.com.tw
林春銘腦神經內科診所
台南市西門路一段697號
(06)2266731

↑回上頁

4. 異鄉行


      (一)離家

        在確定的最後數天假期堙A我把自己埋在家中,就像寄居蟹匿藏殼內般,以為多一分溫馨,便添一分勇氣。

        牆上淡綠的水泥漆何時變得那麼斑駁蝕落?樓梯扶沿的紅漆也不再具有光澤,好幾處都生袗i損,上陽台倒數第三個階梯塌陷了,往四面一望,遠近的房子似乎都不在它們原來的位置,連飼養多時的小狗,顏色也黑得有點不大對勁……是即將來臨的遠行令他們改變了常態嗎?喔,不!改變了的只是我內心的感覺。

        腳步踩在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院子堙A一遍又一遍。我幾乎動員全身細胞來領略這一刻的感受,於是,一草一木都惹起過去相關的記憶來!即使再久遠,也是那樣新鮮地歷歷如繪在腦海堙C甚至想起小時候摘取蓮霧放在內衣「乾坤袋」中,把肚子撐得像個小大胖子的情景,不覺莞爾……。過去與我是那般接近,而現在卻距離我好遠好遠。

        直到不得不踏出大門那一剎那,我才又回到現實堥荂C家裡人跟往常一樣,各有各的事,母親依然站在門口望著我走遠去,耳邊仍舊飄來那幾聲聽過一百遍的叮嚀:「要小心喔!」「要好好照顧自己啊!」小外甥亦是開心地叫著:「大舅,再見!」……祇是,當我驟然回首,母親眼裡卻閃著晶瑩的淚光,內心無奈,外表堅毅;我的前胸抽痛了一下,腳步也放慢一些,突來一股濃烈的英雄感令我昂起頭.踏著平常的步伐,邁向前去 ,迎向下可知的未來。

      (二)遠航

        軍旅,時間就像被刻劃好一般,每到一個定點。便有某些預定的事要發生。

        不能外出,下能寫信,我們只是在茫然地等待,等待著那一刻「出發!」的到來,等待中,我們有許多時間可以冥想、沈思,背負著親人、友人、愛人的重重祝福,我們活得富有而充盈!

        碼頭上露宿,熱烘烘的水泥地讓背部、臀部感到非常難過,可是沒有人移動身子,周遭成了靜態的空間,這那是學生時代料想得到的呢?!我居然全身戎裝放身躺著,無視於滿地的骯髒,也不覺得滿身的汗臭!

        上船了,數百人擠在沈悶的貨艙,好不容易可以登上甲板透透氣.好舒服的海風涼涼地拂著,船就慢慢地盪著盪著,我的思潮回到了三年前往風島醫療服務的情景,同樣在船上,此時的心境竟和當時迥然不同。許是綠色的戎裝添加的重負,許是遙遠的戰地帶來的徬徨…….。

        經過三十多個小時的行程,終於踏上了金門的土地,也被註定了要與親情、友情、愛情隔絕一年兩個月之久,故鄉的一切都離我麼遙遠,思念故鄉的心就像風中柳絮、水中浮萍一般,飄著、流著,不知何止。

      (三)投宿

        初抵金門,就被那一片綠意籠罩,不僅是繁茂的喬木,不僅是濃密的野草,更多的是和我同樣穿軍服的軍人,他們不都有著自己心靈的後方嗎?但
是他們和我一 樣都站在這兒,盡著國民的義務,堅守個人的崗位,喔,我並
不孤單!

        駐地與村落相距咫尺,那是個很中國的村子。傳統式的瓦房,門堂上掛著「XX衍派」的橫匾,柱子上滿滿的對聯,一畦畦的菜圃,一片片的高粱……,鄉間,是那麼寧靜,安祥,這那堿O在戰火之中?

        住在土堆堶情D那被稱作碉堡的住處。陰濕、霉潮,待久了,胸頭就有一股壓迫感,但是身為軍人就要訓練得隨遇而安,倒是擔心那一堆藥罐子……。

        這堛漯躓藇O最清新的,晨起,讓微風在臉上輕拂,聽小鳥在枝頭歌唱,漫步在鄉間的小路,不由得令人陶醉在這優美的大自然堙I

        馬路上,車子可以走,行人更是走得趾高氣昂,不用擔心喇叭噪音的侵襲,也不用步步提防貼身的車子,行人是偉大的,兩條腿的動物在這堨i以拾回一些尊嚴。不再受那些輪子機器的氣了。

        夜空,數不清滿天的星斗,在台北,只不過稀疏幾點。偶爾,風在木麻黃樹上唏哩呼嚕地搖著,那聲音倒是挺嚇人的。

        在這片戰火中茁壯的土地,有它可愛、迷人的地方,但我只是過客,今日行腳棲此,明日當回故鄉,且記下這份初見感懷,添加他日回憶的色彩。
      (68.7.30.於金門)(發表於長庚醫訊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<<上一則

下一則>>

 

藍天資訊設計維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