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mdlin.com.tw
林春銘腦神經內科診所
台南市西門路一段697號
(06)2266731

↑回上頁

13. 逗點

逗點澎湖醫療服務外記

 

    當七月的跫音響起,再也抖不落滿身的艷陽。幾天之前,猶自擔憂風颱雨會誤行程,而今,竟是炎炎的大好天。儘管臂膀和面龐透著暖熱,滲出晶晶的汗珠,還是倚著欄杆,托著腮幫,為的是瞧那浮光跳躍著金色的影子,迎那和風瀰漫著清新的味兒。沒有堂皇的理由,只是小小的企盼,載往風島的舟上,六十多顆同樣的心盪漾著。

 

    什麼叫做團隊精神?那就是:大夥兒奮力提著好幾十個包裹箱篋,從下車處奔向檢查關口,再小心翼翼傳遞上船,沒有人抱怨,只有人汗涔涔……難忘的一幕,每憶起,喉頭總是灼哽著。

 

    碧波無際,晴空萬里,坦蕩蕩,不由想起海鷗這首歌,心弦一陣共感,如非這股骨子裡不服人的傲氣,我已被擊倒。被誤解的不快鬱結著:為什麼太多的人總是站在自己立場,講自己話,全然蔑視別人的存在呢?為什麼有人那麼勇敢,敢於評斷一件未完成的事,絲毫不具意義?意義和價值不是個人所可決定的,由那個人說,更是一點資格都沒有;運用手腕,造成形勢,一度幾乎屈服。是非公理易斷清,舉頭三尺有神明;祈祝他好自為之。

      海,我願學習您那廣大的的包容力——開懷大度,容納萬物!

      海笑了笑,「你不見我被陸地包著嗎?」喔!

 

    軍車載動著醫療人員到廟堂為人看病,不太調和,確是寫實的。案桌、長椅,東挪西置,實習了一堂空間利用課。村民陸續湧至,情況超乎預期想像。西醫、西藥的效力早已深植人心,祇是醫師、診所的缺乏,不敷患者的需求。以西嶼一鄉為例,有十一個村,居民一萬兩千人,現有私人診所二、衛生所一,醫師數與居民數之比是一比四千,這是多懸殊之比。有人說:「台灣醫師不患寡,患不均」。假如作一項「無醫村」的統計,會讓許多人臉紅,都市醫師過剩,鄉下醫師缺少,根本之道是在平均醫事人力,而不是培植更多的公費醫學生;尋求一項辦法,吸引醫師留在鄉間,真是束手無策嗎?十幾二十年之內,醫師就業將面臨目前教師分發相似的難題,這絕非聳人聽聞。

 

    醫療服務只有短暫的功能,在一個迫切需要醫療的村子,巡迴義診總比不聞不問還好的多,被關切的感覺很容易讓人感激稱謝的。

當我們只有一顆同情的心可施與,當我們發覺自己力量是那麼微薄,當那麼多企求的眼光望著我們的時候,我們怨艾、我們不平。朋友,問問自己:十年,二十年後,是否仍將擁有年輕人的夢?是否願傾己所有,施與今日類似的無辜者?

願富於愛心的大學生社團,在踏出校園之後,仍綿綿地延續著。

 

    和本島村子差不多,除了到處可以看到海,除了較少見到大喬木(據說風不允許它們長高)。

親切、熱絡的鄉土人情,同一村子的人幾乎彼此都熟識,不會像都市的左鄰右舍「老死不相往來」。單純的生活面,富含心機是不必要的了,求人性的真璞,鄕間找去吧!

泊在長堤內的漁船,光身子戲水的孩童,一幅很美的畫面,羨慕他們的逍遙自在!

 

    假如不蹲下去,那麼這只不過是另一個沙灘罷了;好多好多彩色的小貝殼,不必用撿的,而是一把抓,一個個都那樣晶瑩可愛。女孩說:「有一天等我有錢了,我要買下這個沙灘!」哦,會嗎?為什麼這附近再沒有人佇足?

難得的東西,我們會覺得希罕而珍視它,當有一天,我們得到並已習慣了它,就自然地忽視了。

幸福,不就是這樣嗎?

 

    幾日的相處,塗滿一些陌生的空白,也拉近彼此的距離。氣氛的融洽、和諧是令人精神愉快的;雖然食膳吃不慣,雖然中午的便當不很開胃,打從心底的適意,把一切美化了。

「想不到醫師笑起來那麼可親!」眼科門診,認為她很嚴肅,一直不敢接近,現在,好喜歡看她笑!

距離,常會帶來錯誤的觀念。

 

    不能在家過生日,但是卻有人記得,即使要你把西瓜當做蛋糕切,也未必不是一個難忘的生日吧!——對盧助教而言。

 

    軍卡奔馳於抖動的路上,心亦奔馳。落日餘暉堙A是誰唱起「又是黃昏」?

  「你看夕陽像什麼?」女孩問。

  「像什麼?」

  「像鹹鴨蛋黃!」堅定地。

稚氣的比擬,不禁咧嘴捧腹大笑。

「你說像不像嘛?」

「像,像,太像了!」

女孩滿意的綻開笑的花朵

又是黃昏,喜愛鹹鴨蛋黃的女孩,現在何方?

天際鑲上金邊的雲彩,瞬息變化,氣象萬千。落霞孤鶩,秋水長天,大自然的美妙,風島的傍晚為它下了另一個註腳。

 

    群坐岸邊,看潮漲、聽潮音,每人都成了哲人,在這泠泠的夜裡,只有凝思。

      說話的是遠方的漁火和天上的星星……

 

    高雄沒有夜晚,每次到山上或海邊的夜晚,仰望繁星點點,就有如是的想頭。

      霧臺之夜,恬靜,風在樹梢,山沉睡。

      風島之夜、溫馨,風在浪頭,海低語。

 

    返航,可知道,從大太陽與海平線相切到完全被吞噬,需時兩分三十秒?

      只有在心神完全放鬆時,您才會好奇的想探尋一些原本不足為奇的事物。

 

    回來了,小小的企盼已換得好些欣慰和滿意。

不是「驚嘆號」,也但願不是「句號」。

只盼是一個「逗點」,——平凡,卻有永不休止的力量。

65年的夏天)(發表於校刊南杏)

<<上一則

下一則>>

 

藍天資訊設計維護